走進雜技團  冰上雜技  聯系我們 站內搜索:
 
 

雜技團簡介

歡迎詞

公司理念

公司愿景

公司戰略

省雜技團簡史

精品劇目

榮譽殿堂

對外文化交流

新經典

新靚點

臺前幕后

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

領導關懷

大事記

 
 
 
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
 
THEORETICAL STUDY 理論研究 當前位置 :  首頁 > 表演門類 > 理論研究
 

“冰秀”《化蝶》的啟示--李萬靈

 
 更新時間 | 2016-09-18 來源 | 本站 點擊率 | 1281  
 
     

 目錄

           1.前言

           2.真的梳理

           3.真如此一

           4.真如此二

           5.比較戲劇

           6.“冰秀”啟示

 1.前言

今年仲夏,見先生給“冰秀”中的《綢調水袖》

排個帶有戲曲味道,命名為《化蝶》的節目。過程,令人感動;結果,耐人尋味。

     表演中的“冰秀”《化蝶》,不僅讓觀眾觀賞到流暢與飽滿,也不僅讓觀眾體驗到華麗與真摯,更要緊的是,令人隨著《化蝶》節目的演繹,心情隨之催動,情感想象被召喚了出來

 2.真的梳理

盡管雜技基礎研究薄,眼前還沒有完整的理論體

系支撐整個行業。但對雜技這種表演藝術樣式的真,是有共同認知的:雜技訓練真,雜技表演真。以冰上雜技為核心的“冰秀”,一樣的真。

    雜技和“冰秀”是一種“唯真”的表演藝術。

我們知道,人類社會主要有兩座高峰,一座是科學,一座是藝術。人類社會的變化發展,是攀登這兩座高峰中,以一代代人不斷認識真、發現真為基礎的實踐。

真,對整個人類的意義重大;真,對每個人的意義同樣重大,并且是那樣深的影響著我們。

“黛玉葬花”,在人人心中都有一個委婉動人的形象,牽動人心的是惹人憐惜。黛玉做這事不是只做了一年,而是年年,是年年的葬花講述著黛玉的思慮與無奈是多么的真。

在國外,有個那男的以為朱麗葉死去而追隨著死去,當朱麗葉醒來,一樣追隨那男的死去的劇。這故事主題雖是偉大的愛情不畏死亡,更是活著的你,我愛;死去的你,我也愛。

祝英臺的死,一樣是如此。其中的內核,只是“真”而已。

“真”是有條件的,至少有兩個是基本條件:一是能夠耐得住時光歲月的洗禮,二是經得起生死巨變的考驗。如果,黛玉葬花不是年年,而是今年葬花,明年干了別的,黛玉的形象可能會發生不小的變化。如果,祝英臺得知梁山伯死后,接受了現實,心甘情愿的改嫁完婚;或者,朱麗葉見心上人已死,蹦蹦跳跳離開墓室,另尋了新歡。那么,今天我們熟知的這兩個經典故事,可能就不會有這樣的存在。原因是,“真”被流放了。

  3.真如此一

“真”與雜技和“冰秀”不是孿生關系,是共生關系,并且自始至終同體。

開頭,作為未來表演主體的雜技學生,進行的是柔韌訓練。一天天,各關節周圍韌帶通過多種技法得到收縮伸展,與此同時,肌體如實記錄下關節周圍組織絲絲毫毫的變化,這種真感受、真體驗,讓學生一生難忘,可謂真極了。于是,真不僅使主體認識到肌體關節的活動范圍,而且,真深深在主體扎下根。

緊接著,學生要調動以上肢、腹背為主的各種肌群力量合作,完成倒立的平衡訓練。當然,主體在這里免不了運動神經和心理意志等方面的幫忙。訓練過程中,力量與耐力、技巧與技法、數量與質量、挫敗與成功真真的被明確無誤告知主體:在倒立的平衡技能中能怎樣和不能怎樣。于是,真在主體里被再次強化,真開始融入主體血液中。

與此同時,學生還要調動全身各種肌群的配合和運動神經的協調,完成翻跳的動平衡訓練。通過翻跳技巧難度的遞進,那種難以捕捉的、一瞬間的真,被提煉出來。隨之而來的是,真在主體血液中越來越多,洋洋灑灑流得哪兒都是。

所以,真,在雜技節目還沒有登上舞臺之前,甚至雜技節目還沒有練習之前,就已經在這種表演藝術的主體中升溫發酵,去偽存真,成為核心命脈,支撐著整個行業持續前行。至于修習節目之后,真,則得到進一步拓展和深化。

 4.真如此二

舞臺表演藝術行當都需要在“真”上面做功課,

可是,無論哪種表演藝術行當,似乎都沒有像雜技訓練那樣做足了“真”的功課。也許只有鋼琴、提琴一類的訓練可以比擬。

雖然從用肢體解讀“真”的意義上說,雜技恐怕是最全面、最徹底的?善婀值氖,不知是由于鋼琴與雜技都在“真”上面下了十足功夫的緣故,還是有什么其他不可知的原因,人類在聽覺和視覺賞析上對音樂與技巧的認知,都達到與上帝的認知一致的高度。于是,無論一個人屬于怎樣的種族,怎樣的時代,或者身處何地,都能對聽到的音樂和看到的技巧感同身受,情不自禁的為之動容。

如《俏花旦》中的,“桌上連前空翻接空竹”技巧表演的結果,在中國鄉村與在南非開普敦是同樣的掌聲熱烈;如《肩上芭蕾》中的,“芭蕾阿拉貝斯單足尖站頭轉”表演的結果,在中國北京與在加拿大最北鄉村獲得的是同樣的熱情與尊重。

又如《命運交響曲》在中國,從農民到知識分子,從商人到行政官員,無人不為之震撼;小提琴協奏曲《梁山伯與祝英臺》在國外,從歐洲到美洲,無人不為之神往心醉。

于是可以看出,在音樂與技巧里,人們信仰一個標準,供奉一個上帝;在上帝那里,音樂與技巧如同上帝左眼和右眼,是屬于上帝的藝術。

其中原因除了“真”,實難另尋。

 5.比較戲劇

舞臺表演藝術里,戲劇理論有悠久的歷史和完備的體系。古希臘人對戲劇就有公認權威的論斷,其主要含義為:戲劇是對一個完整并有一定長度的動作的模仿。簡單說,就是對一定時間內的完整故事的表演。于是我們可以知道,舞臺表演藝術元老——戲劇——主要手段是動作語言;特點是長于深化,短于敘事;要素是觀演關系處在同一時空間;目的是揭示人與自己、人與人、人與自然的三種本質關系。

雜技這個名詞雖然新了點,但內核的節目和技巧輩分,一點不比戲劇低。當下,如果我們給雜技一個定義是:對在一定時間內的完整本質的非常動作表演。那么,我們可以知道:同樣是舞臺表演藝術元老級的雜技,主要手段是技巧語言;特點是善于情感想象,難于時間敘事;要素與戲劇一樣,也是觀演關系處在同一時空間;目的是揭示人與自己、人與人、人與自然的三種可能關系。

值得注意的是戲劇的“完整故事”與雜技的“完整本質”,異曲同工。

“完整故事”是戲劇運用臺詞動作等自己的語言,對戲劇劇目的開端部分、展開部分、遞進部分、高潮部分和結束部分進行的表演!抖淼移炙雇酢啡绱,《羅密歐與朱麗葉》如此,《打野鴨》如此,《雷雨》也是如此。

“完整本質”是雜技運用自身特有的非敘事性的人人可以鑒賞的技巧語言,對雜技節目的開端技巧、展開技巧、遞進技巧、高潮技巧和結束部分進行的表演!躲@圈》如此,《高車踢碗》如此,《鋼絲》如此,《大飛人》也如此。

戲劇和雜技的這種結構,來源于人類的審美心理活動,而審美心理與自然密切相關,這個暫且不談。但是,雜技通過非語言的技巧性結構,表現的“完整本質”是真得不能再真了,雜技的“唯真”性被顯現得再清楚不過。

 6“冰秀”啟示

通過觀演看出,作為從雜技中孕育出來的以冰上雜技為核心內容的“冰秀”,是一種新的、有魅力、有前景的表演藝術。僅從“冰秀”中的《化蝶》給出啟示,是耐人尋味的。

首先,通過觀演觸發的情感想象,得到這樣一個觀點:非常動作和雜技性是明確存在的。因為我們明白無誤的可以認定,在一個八分鐘左右有主題的雜技節目表演時間內,其情境是規定好的,即時空環境、具體事件和人物關系已經確定,雜技演員像戲劇演員一樣按規定情境進行表演。但是,觀眾的情感想象,在看戲劇時是被人物動作呈現出的戲劇性撬動的,在看雜技時是被非常動作呈現出的雜技性點燃的。雜技的非常動作有很多,每個節目都有一個由若干技巧組成的非常動作,并且是不斷創新發展的。如在“冰秀”的《化蝶》中,非常動作由一系列關于人在空中隨綢帶飛行的技巧構成,并且呈現出一條情感想象隨非常動作亦步亦趨的線索。而戲劇性在戲劇中,一般以“突轉”為代表;雜技性在雜技中,往往是以非常動作線索里面的幾次“升華”為主要特征。

其次,通過觀演中的情感想象,得知雜技的主題是固有的。在一個雜技節目中,主題由非常動作呈現出來的人與自己、人與人、人與自然三種關系的可能性提供。如在“冰秀”的《化蝶》中,具體主題為“人在綢帶上飄逸的真摯求索”。一般來說,“真摯的、執著的求索”是許多雜技節目的主題。但是,雜技節目還可以有第二個主題,這個主題是跨界的文化藝術主題。第二主題的呈現,是在對具體的雜技節目創意下,主要由非常動作、舞蹈與音樂的交融完成的。在這個時候,非常動作像音符一樣,可以隨著后賦予的文化藝術主題變化、發展、演繹,不僅表現出非常動作具有彈性,而且表現出非常動作具備高度濃縮主題的能力,對主題極具表現力。因此,“冰秀”的《化蝶》主題感染力鮮明,非常動作、舞蹈與音樂的融合把情感想象不斷推進,直至高潮,終在情感想象的輝煌處完成閉合。

接下來,讓人不得不承認,關于雜技,關于“冰秀”這種表演藝術樣式,有著一種對“真”的宗教式崇拜,雜技密碼就蘊含在其中。也許我們還需要一把鑰匙,來開啟那些迄今為止還沒有解開的雜技密碼,當雜技密碼解開之時,我們才能真正弄清楚雜技和“冰秀”本質所在。

最后,即使有時間不足、資料不全、研究不夠、思考不深不嚴謹的理由,也不能忽略本文中的多處遺憾與謬誤。因此,本文僅供參考,望多提寶貴意見。

 

 
 
 上一篇 | 市場環境下的雜技發展思路--關宏宇
 下一篇 | 對冰上雜技創新的一點認識--張威 >> 返回列表
 
網站首頁 | 冰秀品牌 | 隱私聲明 | 網站地圖 | 聯系我們
copyright @ 2012 黑龍江省雜技團 版權所有 黑ICP備12004814號
品牌網站設計:美景數碼
網上訂票 演出信息 聯系我們 了解雜技團